当前位置: 100图库 > 六合神探论坛 >

六合神探论坛

www.33354.com尹学芸在读丨经常为自己少智识而忧心

发布时间:2019-11-08

  “大器晚成”是许多人在提到作家尹学芸的第一个评价。这位出生于1964年的女作家虽然从80年代末就开始发表作品,但直到最近几年才真正进入读者视线。

  2018年8月,她凭借中篇《我的叔叔李海》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,同时,中篇小说《望湖楼》也陆续进入今年《收获》《扬子江评论》等重要文学刊物的年度榜单。之前她曾获得过孙犁散文奖、林语堂文学奖等奖项。

  在作家身份之外,她的本职工作是天津蓟县文化馆的一名干部。在朋友那里,她被亲切地称为“学芸大姐”。

  2018年是尹学芸集中爆发的一年,陆续有中篇小说集《我的叔叔李海》《天堂向左》出版,年底长篇小说《菜根谣》出版。而在此之前,她出过的唯一一本书是《慢慢消失的乡村词语》。尹学芸擅写北方的人情与世情。《菜根谣》是她第一部长篇,讲的是“我”寻找儿时伙伴的故事,浸透女性友爱的温暖。

  最近在读柏拉图的《理想国》。纯粹是出于好奇,想知道这本西方哲学经典中都写了些什么。好多书是心里的一个念想,有的已经心心念念了很多年。www.33354.com相信很多人都有这种时候,想读的时候手里没书,或者手里有书又不想读。什么时候正儿八经捧起来,估计就是缘分到了。

  阅读次数最多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罪与罚》。从打年轻的时候就读,去年赴新疆的时候又带在了身上。是最老的那个版本,上海译文出版。手法、心理描写、包括拉斯柯尔尼科夫的命运走向,我甚至想给他穿越的街道画路线图——我就是对这个人物感兴趣。我们的作品也很容易写到命案,从经典中能看到距离。

  是理查德.杰弗里斯写的《英格兰乡村生活》。这是一本关于英格兰乡村生活的散文,生动描写了十九世纪英格兰乡村农民的衣食住行。我对书中的田园风光、乡间的动物植物以及雇工的生存状况都非常感兴趣。维多利亚时代的田园,多姿多彩。

  一本中英文对照版的《圣经》,我是当小说读的,人物和故事都非常精彩。福克纳、安妮·普鲁以及卡夫卡的小说集。相比之下,我更喜欢福克纳。《献给艾米丽的一朵玫瑰花》不知读过多少遍,最近一次读还能笑出声来——是在文字之间发现了好玩的腔调。当然还有加西亚·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,这已经是第三次买的这本书了。第二次是在旧书摊上买了绿条纹的台湾版本。奇怪的是,每次读都像第一次读一样,有种新奇感。

  我好像对谁都没有特别的期待。除非他或她的作品来到我的案头,让我喜欢。(吐下舌头)

  乡村一直在变与不变之间博弈,当然这种博弈也许在我心里。我过去写过一本书,题目是《慢慢消失的乡村词语》,对改革开放前几十年的农业文明用语进行梳理,今年会再版。一直都有个愿望,能用文学的方式诠释一座村庄以及这座村庄里的人。从文化角度讲,任何一座村庄都比城市内涵要丰富,而且自带文学性。所以乡村题材始终是个吸引。

  运气好,暂时没有碰到。也实在是,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,阅读太有限了。(呲牙)

  从小学三年级开始读红楼,只记住了“尤二姐吞生金自逝”,于是对金子开始着迷,找本家奶奶讨要。跟小伙伴们一起商讨实验过程。高一的时候开始正儿八经读红楼,用张大白纸把荣、宁两府人物列于墙上,好不至搞混。狂背诗和判词,异想天开要有所发现,那种吸引几乎成迷。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占据了高三的大部分时间,因为人名拗口,便把名字悉数列出,背得滚瓜烂熟。安娜死了以后的想法作者通过什么渠道获得,困惑了我好几年。

  张定浩先生有篇文章《文学能力:向詹姆斯·伍德致敬》,载《上海文化》2019年1期。是反驳某获奖作家的观点:小说和智识没有直接关系。定浩先生写道:“他大概没读过荷马和阿里斯多芬,更不用说莎士比亚和《吉尔伽美什》,否则他不会做出这样奇怪的断言。”“任何一个认真写作的人,都不会惧怕智识以及基于智识的讨论,他们担心的,不过是以智慧为名的虚妄和以知识为名的教条。”嗯,说得非常好。经常为自己少智识而忧心(这里应该有个皱眉头的表情)。

  今年集中出了几本书,还是蛮喜欢长篇小说《菜根谣》。从情感类型上来说,主人公是跟我最为接近的物种,虽然讲的是别人的故事,但杂糅了太多自己的生活。里面有个人物叫瘸老太,我天生就与她有近缘,她经常出现在我的文本里,但从来都是昙花一现。我喜欢这种点缀在其中的次要人物,也是对过往生活的一种怀念。

  仍然是那本《慢慢消失的乡村词语》,是用散文的结构诠释业已遗失的民间用语,多少有些词条性质。《吉林日报》的一位老主编曾写过评论,后来我公差到了长春,特意跟他吃了顿饭。他嘱我把这本书进行下去,说比写十本小说都有意义。我答应得好好的,坚持了一段时间,列题目,做调查,但最终还是放弃了。一件事情做久了,会觉得透不过气。转眼就是十年过去了,每每想起,都觉得很遗憾。

  全国各地有许多文学内刊。前些日子中国作协还开会专门进行了研讨。小说选刊也曾在内刊上选稿子。我因为一直工作在基层,有眼睛向下的习惯。我觉得,一个地区应该把内刊进行整合,培养创作团队,资源进行有效配置,这样比自成小圈子,更有利于作者成长。还应该有本专门发科幻小说的文学期刊,让爱好者有自己的园地和平台。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热爱科幻的朋友很多,读者和作者都需要培养。

  不拘环境和条件,有空就会选择阅读。但每晚临睡之前都会觉得是幸福时刻。结束一天工作,阅读成为单一的享受。假如时间尚早,自己会对自己微笑一下,说一句:太幸福了。

  18.如果让你现在给新京报文化频道写一篇文章,题材和体裁不限,你可能会写什么?

  快过年了,我会写篇乡村年俗之类的稿子。过去写报刊文章会上瘾,特别是那些开专栏的日子,遇到好的想法手心都是痒的。从生活中捡拾细节是个愉快的事,因为很多想法转瞬即逝。比如现在,也会心动一下。但写什么都是一阵一阵的。

  我想不会。只要语言文字存在,文学就不会消亡。文学是随着人类语言(尤其是文字)出现而诞生的,势必也会随着语言文字消亡而消亡。文学固守的是人类精神家园,什么时候人类变成了机器猫,这个前提估计就存在了。

  20.在写作《菜根谣》的过程中,你觉得相比之前的作品,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
  对叙述的整体把握更考验情感的张力和耐心。《菜根谣》的故事基本上是属于紧凑型,很多读者反映都是一口气读完。我行文的时候也注意到了要控制节奏,可把书拿到手里看,还是觉得有些紧。我注意到了,也有批评家持相同看法。还有就是整体架构的重心,写惯了中短篇,会觉得长篇的把握尤为不易。

  文章版权:鄂尔多斯新闻网 - 鄂尔多斯新闻网由鄂尔多斯日报社主办,是鄂尔多斯最权威的网络新闻媒体.除将鄂尔多斯日报,晚报,以数字报的形式呈现给读者外,设置国际,国内,内蒙古,鄂尔多斯新闻等版块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100图库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
香港挂牌彩图| 本港台直播报码室| 六合宝典| 跑狗网高手解跑狍玄机| 神算天师玄机论坛| 今期头条| 壮元红心水论坛| www.kj5556.com| 王中王高手论坛| www.737303.com| 六合计算| www.268799.com|